当前位置:主页 > 体育 > 正文

奥多姆曾用假阳具逃尿检,NBA下限呢?曾有75%球员吸毒,名人堂吸晕要杀教练

未知 2019-06-12 11:28

就在最近,奥多姆出了本自传新书,在书中又爆了一个猛料:在他代表美国国家队出征雅典奥运会时,他网购了一个假阳具逃避尿检。

奥多姆在书中这样写道,“入选国家队是巨大的荣誉,但听说药检官员要到我家抽查的时候我吓坏了,我不可能通过检查,因为整个夏天,我几乎天天都在家里抽大麻。”

奥多姆决定在谷歌上买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橡胶阳具,“当时我拉开裤子,小心翼翼地从裤子的洞中把假阳具露出来,然后‘尿在’容器中,我反复挤压了那玩意儿才完成了采样。”

这招最终蒙混过关,奥多姆穿上了美国国家队的14号球衣。然而他并未因此警醒,在之后的篮球生涯中频频传出吸食毒品,不但早早结束生涯,还差点把自己抽死:奥多姆一度多个脏器衰竭,最终才被抢救回来。但之后他仍然死不悔改,这些年他一直喊着要重返赛场,但传出的却都是吸毒嫖娼的新闻。最近他参加BIG3选秀都无人问津,沦为业界笑柄。

与此同时,另一位现役球员也因为毒品犯事,职业生涯岌岌可危:前步行者球员泰瑞克-埃文斯,因为违反NBA的禁药条例,而被联盟处以为期2年的禁赛处罚,这也意味着这位还有4个月才到30岁的2009届最佳新秀,将在生涯最巅峰的年份被驱逐,他的NBA生涯很可能也到此为止了。

埃文斯看似一向低调,不过他的背景却有些复杂:他在孟菲斯大学就读,而他的舅舅在孟菲斯当地的一个大规模黑帮里有着很高的地位,埃文斯也涉及其中,这也为后来犯事埋下了隐患。

一度被视为伤仲永代名词的埃文斯,去年在灰熊打出了一个扬眉吐气的赛季,和步行者签下1年1240万的合同。但这一年却令人大失所望:人鬼莫辨的状态让球队完全没法对其信任,相邻的两场能打出完全两个人的表现,这次处罚似乎可以解释疑惑,据未经核实的美国网友透露,埃文斯曾经说过,“上篮的时候看见两个篮筐”。

埃文斯的合同夏天就将到期,但即便是有合同在身,出现这种触碰联盟红线的行为,劳资协议上也规定球队可以终止合同(也可以选择在解禁后继续执行原合同),当然规则是仅限于NBA,球员可以在这两年去别的联赛等待机会寻找状态,但在这个年龄(或者说任何一个年龄),想要在未来回归NBA,在现在看来,似乎难于登天。

最近的例子是曾经的天之骄子梅奥:他在2016年7月2日被NBA禁赛两年,理由同样是违反禁赛条例。此时他的解禁期已经过去快要一年,但现在看来遥不可及,梅奥在被禁赛之后,先后签约波多黎各联赛、台湾联赛,以及中国的次级联赛NBL,在NBL揭幕战中,湖南勇胜队的梅奥26投16中,其中三分11中7,砍下40分8篮板6助攻。但这样的数据,以NBL的要求必须是平均水平,才有机会在下半年被CBA球队相中完成“升级”,而且他必须要在CBA打出亮眼甚至统治级比赛,才可能在下一个休赛期(或者是赛季后的最后几场)拿到非保障底薪合同,但那最早也是2020年以后的事情,那时候他已经33岁了。

梅奥并不是第一个因为被NBA禁赛而来CBA打球的美国球员,之前还有1986年首轮第7顺位的罗伊-塔普利,前达拉斯小牛队中锋,在生涯的第二个赛季,塔普利就以场均13.5分11.8篮板当选最佳第六人。然而这位在大学就有吸毒前科而导致顺位下滑的天才内线,却在1991-92赛季开始前遭到3年禁赛(塔普利前两次毒品测试未过,并拒绝接受第三次强制测试,最终被NBA官方认定第三次未过而禁赛)。在3年后,塔普利从欧洲回归,小牛给了他一份6年2580万的超级合同选择继续签下他,然而在一个12.6+8.2的赛季过后,他再次被查出服用违禁药物,被NBA永久禁赛。

塔普利的名气不小,但未必有人记得他打过CBA:2000-01赛季,塔普利短暂加盟过北京奥神队,当时给他的译名是“罗伊”。他的生涯一直持续到了41岁的2005年,然而在2015年1月11日,50岁的塔普利去世,死因是肝脏衰竭。

而在塔普利参选的1986年,有一位远比他名气更大的球员吸毒,这件事甚至差点摧毁了整个联盟。

伦-拜亚斯,曾被誉为可以和乔丹一较高下的马里兰天才小前锋,在这一年被凯尔特人以榜眼签选中,他被视为拉里-伯德的接班人,接过凯尔特人火炬的新星。他的被选中甚至一度被媒体评为“NBA大结局”,也让“红衣主教”奥尔巴赫欣喜若狂。然而,就在被选中的48小时内,拜亚斯被发现因为吸食过量可卡因,死在了他的公寓内,死时仅有22岁。

拜亚斯的死亡让凯尔特人元气大伤,之后伯德和麦克海尔因为过度劳损而早早退役也与他的死亡有关系。用资深凯尔特人球迷比尔-西蒙斯的话形容,“把87年公牛的皮蓬,85年爵士的马龙,97年马刺的邓肯拿掉——假设他们一场NBA都没打过——就是拜亚斯之死代表的事情了。”

80年代球员吸食毒品之猖獗难以想象:1980年总决赛之后一周,爵士的特里-弗洛死于车祸,警方在他的血液里检测出可卡因和安定片;同一年8月,理查德-普莱尔抽快克时发生意外,把自己点着了;《洛杉矶时报》发表了一篇调查文章,称当时可卡因和快克在联盟中非常普遍,据当时的老鹰总经理斯坦-凯尔斯唐估计:有75%的NBA球员涉猎过毒品!

前老鹰队后卫埃迪-约翰逊在1982年曾经被球队强行安置到精神诊疗机构,他曾经从一个汽车贩子那里偷了一辆车,还曾经因持有枪支和可卡因多次被捕,甚至为了躲避向他开枪的毒贩从二楼跳下。

但还有更可怕的事情:名人堂中锋斯宾塞-海伍德在1980年的总决赛前的一次训练中因为磕多了可卡因而突然昏厥,被球队禁止参加余下的所有比赛。在他之后的自传中表示,那时候他已经雇了一位黑手党狙击手,打算干掉主教练韦斯特海德,只是最后才改了主意,他也差点改变了NBA的历史,海伍德回忆说,“那天球队勒令我回家,我开着车离开球馆,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——韦斯特海德必须死!”

尽管联盟并未因此发生巨大转折,但拜亚斯的死亡终于将一切彻底暴露于世人面前,而当时犯事的,远不止两位:

1986年足以被称为“垮掉的一代”,前7顺位中,有4人涉毒!除了榜眼秀拜亚斯和7号秀塔普利,还有生涯极其短暂的探花秀克里斯-沃什本和6号秀威廉-贝福德。贝福德打了6个赛季,始终逃不开毒品,这6年场均只有4.1分2.4篮板,而他离开NBA之后,两次因为携带毒品被捕,2001年,贝福德被指控运送25磅大麻,之后又两次吸食大麻,在2003年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,2012年方才出狱。

而探花秀沃什本更是NBA历史上有名的瘾君子。这位在高中就闻名全美的中锋,整个NBA生涯只打了2年合计72场比赛,场均3.1分2.4篮板。他在3年内3次未能通过毒品测试,最终在1989年被NBA终身禁赛。

因为吸毒,沃什本花光了所有的家产,他后来搬到了休斯敦,被人发现住在废弃房屋中,在垃圾箱里捡东西吃。之后他似乎戒毒成功,并开了一家炸鸡店,闲暇时间去帮助吸毒成瘾的人戒毒,然而在2014年,他又因为租车诈骗,再次入狱,似是又与吸毒有关。

为此联盟不得不出台了“药物政策”,这一政策也被称之为“三振出局”条款:第一次被查出来,罚款。并且联盟出钱带他戒断治疗;第二次严重警告,与第一次相同,但球队有权裁掉球员并且不必支付剩余工资;第三次则是终身禁赛。在这个条款里第一个触碰红线的,是曾经在纽约双雄都效力过的超级控卫迈克尔-雷-理查德森,在29岁那年,这位攻防一体,被称为“上一代克里斯-保罗”的控卫场均砍下20.1分5.6篮板8.2助攻3次抢断,生涯4次全明星1次助攻王3次抢断王2次入选一防的他,却在30岁之后被联盟永久驱逐。算上梅奥和埃文斯,NBA历史上已经有了11位因为吸毒至少被禁赛1个赛季的球员。

联盟的严打,近些年也收获效果,至少球队方面采取零容忍:雷霆的麦加里就因为屡次药检不过,24岁就回家打保龄球去了;原来在黄蜂打过首发得分后卫的PJ-海尔斯顿,也因为携带毒品,25岁就无人问津,连发展联盟都不给容身之地,只能草草宣布退役。

事实上,美国四大联盟对于禁药(或者直接称为毒品)的处理力度极为严格(NFL第一次发现就是6场禁赛,而NFL一个赛季只有16场),NBA的处理力度也将在未来更加强烈。但对于大麻的管控仍然比较轻微:只有连续三次被查出大麻违规,才会被处罚5场禁赛,之后逐步累加。由于大麻在部分州立法中是被允许服用的,因此也造成了NBA官方的处理难度,三次5场禁赛,应该是联盟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做出最大的努力。

不过,一旦有球员被查出大麻并导致禁赛,三次不过基本就和“瘾君子”画上等号,蒙塔-埃利斯因为禁赛而被步行者在还剩一年合同的情况下裁掉;诺伦斯-诺埃尔在达拉斯最后5场禁赛后,从一年前的4年7000万行情沦落到底薪替补,他未来想要拿到这7000万,比登天还难了。

放弃这些有前科的球员,不仅仅从社会名声上考虑,竞技状态也是很重要的方面。吸毒之后的球员状态都有着断崖式的下滑,高强度高密度的NBA并不是任何状态的球员都能胜任的。在家里调养了两年的奥多姆还曾信誓旦旦打算重返赛场,但媒体看到的他眼神呆滞四肢虚浮,站都站不稳。奥多姆辩解说,“上帝又给了我一条命,但收走了我的所有篮球技巧,我还在努力找回来。”但每个人都能像他一样死里逃生吗?弗洛和拜亚斯赔上了生命,还有那些在80年代倾家荡产,带着一身病痛度过余生的球员,他们应该是悔恨莫及的,这也给所有人敲响警钟,珍爱生命远离毒品,还竞技赛场一片净土,也留给孩子们更纯粹的希望。
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