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探索 > 奇闻 > 正文

红墙外,他们日夜坚守

未知 2019-05-12 10:07

叮嘱餐饮企业员工整改安全隐患。摄影/刘晓

每天走街串巷保障辖区安全。摄影/刘晓

崔红 焦文霞

在做专职安全员之前,28岁的北京姑娘张晶在花旗银行工作,从国贸的银行白领到西单的街头巡视检查,上班离家近了,工资却赶不上当年在银行时交的税多;在做专职安全员之前,36岁的周文明在外地一所高校工作,为了与北京的家人团聚,他离开安静的象牙塔,扎根儿喧嚣的西单街头;在做专职安全员之前,36岁的胡可青是电器销售员,“原本以为街道的活儿并不复杂专业,其实不然,并且还要担责任!”

自2015年起,北京市安监局在全市各个街道成立“安全生产检查队”,针对严峻的安全生产形势,招募专职安全员,帮助生产经营单位排查安全隐患,提供生产安全保障服务。截至目前,全市共有专职安全员6308人,遍布在351个街道乡镇。也就是在2015年,周文明、万胜利、张晶、春孟澍、胡可青……先后进入西长安街街道安全生产检查队。从此,这些普通人便有了不再普通的身份——街道安全生产专职安全员。他们全副武装,日行万步,从藏身于胡同深处的夫妻小店到世界闻名的老佛爷百货,进进出出,来来往往;奔波不停的背影,投注在每一个岁月静好的日子里,投注在庄严肃穆又巍峨壮观的红墙上。

安全帽

“您不知道这要是回去再取安全帽,至少要两三个小时,您就通融通融吧。”说话间,工头手里忽然变魔术一样,多了一沓钱。

西单,高楼林立,政治和经济地位都不言而喻。可就在这巴掌大的一块地,每天起步就是一万步,动辄就是两三万步,我们还真好奇这些街道的专职安全员每天究竟在忙些什么?

西单大商场扎堆儿,柜台装修和更换广告牌的工程几乎每天都有,为不影响商场正常运营,各种施工都只能安排在夜间,因此夜间巡查也是专职安全员的重要工作内容之一。

“那天赶上我和张晶夜查,发现西单新一代商城正更换外墙广告牌。工作久了,就有了经验,别看是在9层高的地方施工,打眼一看就发现——施工人员没戴安全帽,没系安全带,简直是如履平地,这太危险了!我们立刻要求他们停工。”周文明对当天的事情记忆犹新。工头解释说:“马上就完活了,干完了我们马上就走,绝不给您添麻烦!您不知道这要是回去再取安全帽,至少要两三个小时,您就通融通融吧。”说话间,工头手里忽然变魔术一样,多了一沓钱。

周文明只得下最后通牒:“我们是地区安全生产安全员,保障地区安全生产是我们的责任,你这是属于行贿违法行为,请你立即收回。施工期间必须严格按照规定——戴安全帽、系安全带,这是高空作业最基本的安全标准,必须要执行。你干的是这份工作,你自然知道,高空作业是所有施工中最危险的,人掉下来必死。一旦出了事,你后悔都来不及了。我们就在这里等着,你什么时候取回安全帽,什么时候再施工!”

工头这才死了心,只能派人去取安全帽。正值寒冬时节,周文明和张晶站在西单的街头足足等了3个小时,到凌晨3时30分,眼看着几位施工人员将劳动防护用品穿戴整齐,他们才放心离开。事后,周文明告诉记者,这个工头,他后来经常打交道,大悦城、君太百货的高空作业都有他承接的工程,如果那次不及时遏制住他的违章行为和侥幸心理,就会让他误以为已经在西单地区“打通关系”了,以后只会更加肆无忌惮,必将带来严重的安全隐患。

工作在“红墙”周围,西长安街街道安全生产检查队23名专职安全员心头都紧绷着一根线,队员们称之“红墙意识”。周文明说专职安全员都有“职业病”——上看天,下看地,中间看墙壁。“上看天,是检查楼顶的施工安全情况;下看地,是看各个有限空间的施工安全情况;中间看墙壁,就是各种室内外的安全检查。”而每周2次的夜查,更是西长安街街道安全生产检查队的工作创新,几乎所有的工头都知道“西单那地方查得严!”

一天,刚好赶上队员们去西单大悦城检查,还是队长周文明眼睛真贼,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一眼瞥见了几个穿施工服的人——白天施工的情况并不多见,一行人赶紧追上去。

对于突然袭击的检查队,工头吓了一跳,一边从随身携带的文件夹中拿出“施工安全责任书”,一边解释说:“昨天刚签订回来,今天第一天进场备料,这是责任书的原件,复印件按咱们的规定,已经贴在施工现场的墙上。”他一边说,一边不断地追问:“我们有什么问题吧?是有人举报我们了吗?我们吵到别人了吗?”

“日常检查,进去看一下现场,主要是看看电线铺设情况,再检查一下施工安全防护设备是否齐全。”周文明不动声色的说。

副队长万胜利仔细检查了一遍施工现场,发现了问题:“安全帽不够数吧,怎么墙上只挂着一个?”

“都有,都有,每个人都有,我特意数过了。您看,都存放在这个桶里了。”说着,工头打开盖子,里面露出了一摞安全帽。“你们查得太严了!搞得我有些紧张。”工头缓了缓神,抹了一把额头,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“在大商场里施工,必须要紧张起来,安全无小事。这安全帽必须每个施工人员都要戴,不能当摆设。”周文明追了一句。

“对对对。您放心,我们都是对照安全生产责任书,一项一项做的。”他一边指着墙上贴的责任书复印件,一边自信满满地说,“你们查得严,我们不会违规的。”

不冒烟不见火

“一旦电线断了,灯不仅会砸着客人,还会砸翻火锅,烫着客人,就第一时间责令餐馆加装铁链。你看,现在的吊灯都是用铁链吊着的。”

西单地区,大大小小的商户有1761家,每一家每一户都跟街道安全生产检查队签订了“安全生产责任书”,每一家每一户都建立了安全生产档案。拿大悦城举例,整个大悦城有餐饮企业29家、零售企业364家,家家都建立了安全生产台账。

在位于大悦城7楼的“井格老灶火锅店”,一听是安全生产检查,女店长忙不迭地抱出厚厚一摞文件——资料多得快要顶到下巴了。企业的营业执照复印件、企业负责人联系方式、安全生产责任书、企业风险评估表、综合应急预案、电器火灾现场处置方案、应急救援人员名单及联系方式、应急预案评审记录表、消防应急演练、疏散方案、人员安全培训记录,最大容纳人数、用餐火源、燃气来源、烟道清洗记录……各种档案一应俱全,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当属“油烟管道清洗证明”台账——不仅有烟罩、百叶、排烟口在清洗前后的对比照片,还附有清洗企业的营业执照、施工人员身份证、特种作业证的复印件及正规发票。

万胜利是西长安街安全生产检查队商场组的负责人,他解释说,按规定,餐馆的烟道应每俩月清洗一次,但实践中发现,在西单地区,由于生意红火,烟道使用频繁,油污积攒量过快过多,很容易发生暗火窜入烟道,引燃油垢,造成烟道起火。西单横二条小吃街就曾发生过类似事件。“出事前,我们刚去检查过,还特意提醒企业及时清洗。也许是请的烟道清洗公司不专业,烟道深处的油迹没有清洗到,再加上堆积的柳絮,就着了。”

亡羊补牢未为晚,万胜利表示,“对于经营状况比较好的店铺,我们会建议他们每月清洗一次;所有的餐饮企业我们每两个月检查一次,查烟道清洗报告、查购气合同、清洗前后必须有两张照片做比对记录,必须要找正规的清洗公司,必须出示正规发票——以前有收据即可,后来发现连收据都有造假的情况。”

检查过程中,周文明叫走了女店长。原来,周队长发现餐桌电磁炉的插线板存在安全隐患。按照规定,插座都应该埋在实体墙里,但由于商场条件有限,“井格”电磁炉插座都安装在木制桌腿上。木头属于可燃物。周队长蹲在桌子下面,用手机上的手电筒,将危险处指给女店长看,同时叮嘱店长:“必须每天检查插座,每天结束营业后必须断总电,千万别存侥幸心理。”听了这话,女店长也是眉头一紧,频频点头,连说一定会跟员工把危险性讲清楚,让大家一起关注安全隐患。

万胜利说,西单地域特殊,安全生产有一条底线——不能见火,不能冒烟。“拿燃气来说,在我们队伍成立前,很多餐饮企业都会一下子储存三四个大罐——足够用一星期的,而且都没有独立的气瓶间,气瓶跟后厨操作间乃至库房混放在一处,非常危险。队伍成立之后,我们逐家走访检查,要求餐馆只能储存当天的用气量,必须要隔出单独的气瓶间,必须常备防爆灯、可燃气体报警装置、防爆排风扇。通过一次次的指导监督,不断帮助企业树立安全意识,目前所有的餐饮企业的用气安全都能达标。”

根据万胜利的介绍,安全生产检查队成立头两年,主要是帮助企业建立起安全生产制度框架,也就是软件的建设,包括安全生产制度、安全生产培训、安全生产应急预案。“我们的队伍成立4年了,前两年是建立制度;这两年是检验制度的执行情况——不能光纸上谈兵,还要实际操练,战时拿来能用。今后,我们要让这些冷冰冰的条文变成企业的自觉行为,督促企业养成安全生产意识,把维护顾客的生命安全当成使命。”

周队长告诉记者:“井格”对安全生产一直很重视,但依然存在不少安全隐患,“比如,以前每个桌子上的吊灯都是用电线直接吊,没有任何支撑物。我们发现了问题:一旦电线断了,灯不仅会砸着客人,还会砸翻火锅,烫着客人,就第一时间责令餐馆加装铁链。你看,现在的吊灯都是用铁链吊着的,这就安全多了。”周队长表示,民众普遍缺乏安全意识,甚至包括餐馆的施工设计人员、大厦物业管理人员,专职的安全员任重而道远,既要发现隐患,又要普及安全知识。

地下空间守了45天

“2层的地下室塞进了400人!最小隔断也就2平方米,只够摆一张单人床。”

在位于灵境胡同的西长安街安全生产检查队的队部里,不仅有西单地区所有企业的生产安全台账,还有两本特殊的台账——三合一隐患台账、地下空间违规住人台账。“这两本台账里面的问题已经全部解决,目前我们的任务就是防止出现反弹。”周文明队长长出一口气。

近几年,北京市大力整治“开墙打洞”现象,专职安全员发现,大量“开墙打洞”的房间存在着“三合一”现象,这是消防法规明令禁止的。

所谓“三合一”,简单说就是人员住宿场所与加工、生产、仓储、经营等场所在同一建筑内混合设置。这类场所大多可燃物多,住宿场所和加工、生产、仓储、经营等场所没有严格的防火分隔,消防设施不健全,一旦发生火灾,极易造成人员群死群伤,给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了相当大的危害。

“钟声胡同就有这么一家人,跟我们家算是老邻居。这么多年来,一直靠着开墙打洞经营小卖铺过日子。我小时候常去他家买东西,那时候不懂呀。当了专职安全员之后,我才意识到,老人家里的电线比我岁数都大,乌黑乌黑的,就在头顶上蹭来蹭去的;各种货物纸箱子就在电线底下堆积;这些年也没见他家修过房子,墙体都开裂了。最重要的是他的房子是住宅用途,各方面都不符合商用房的要求,没有应急灯,没有安全出口指示标志,一旦出事,也会危及其他人的生命。” 胡可青说。

从2016年封堵“开墙打洞”开始,胡可青没少去老邻居家劝说:“街里街坊的,工作不好做,那也得硬着头皮去做——你干的就是这份工作。嘿,人家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,见我来了,就朝我脚边扔玻璃杯。当时确实挺委屈的,我是为他的安全考虑,挣钱再重要,也没有生命重要,而且街道办事处也给他的女儿安排了工作,他却一点不配合。那时候真睡不着觉,一刮风下雨,就惦记着他们家的安全。”

后来,整个钟声胡同全面封堵“开墙打洞”,提升街巷环境,这位老邻居的小卖铺也彻底关门了。“从此把我当‘敌人’看待,连我爸妈也不搭理了。”胡可青挺遗憾, 直播网,但是,他说安全生产事关人民福祉,尤其是在首都北京,这个底线不能破。

早春的西单,空气清新,人们或步履匆匆,或流连嬉戏,一片喧嚣更是一片祥和。一组组的专职安全员悄然从人群中穿过,消失在大大小小的胡同街巷和楼宇商场内……红墙安宁的背后,是一群人无数个日夜的坚守。

原题:红墙外,他们日夜坚守
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