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名人 > 网红 > 正文

赵坚:高铁发展过热是市场和信息误判_10

未知 2019-07-06 11:40

  赵坚,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过去,他一直以高铁异议者身份出现,他批评高铁没有解决运输问题、批评高铁负债率,他认为高铁不应该过快地发展

  近日,有媒体报道称,我国高铁广泛采用的德国哈芬原装槽道被指不符合标准。昨日(6月4日)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(以下简称NBD)就此话题对赵坚进行了采访。

  NBD:如何看哈芬槽道质量的问题?

  赵坚:槽道究竟采用什么样的技术标准,对此铁道部并没有科学的技术标准。由于技术上没有把握,我们只能全面依赖国外的技术。NBD:哈芬槽道暴露了哪些问题?

  赵坚:高铁的这种现象不仅是建材,在施工、动车组领域我们也是依赖国外的技术。比如我国最早的京津城际高铁基础设施是德国博格公司技术总承包,四电集成是西门子总承包,动车组从4个跨国公司引进技术。

  大量引进,最后就只能依赖其产品,它的关键技术、核心技术都不掌握,最后日常维修你也只能依赖它,我们的运营成本就降不下来。

  NBD:现在高铁建设似乎又升温了,一些停工的项目重新动工。你一直是高铁的异议者,是否还坚持以前的批评,你批评的主要原因是什么?

  赵坚:高铁建设是否重新升温我不知道。我批评的原因是中国高铁的规模太大、老百姓承受不起及与既有的铁路不兼容,这是中国高铁的主要问题。

  中国现在最短缺的是铁路。铁路过去的发展片面追求高速度、高标准,这必然带来高成本、高票价,并不能解决中国的运输瓶颈,导致现在中国大量用高速公路来运煤、运矿,高速公路都压坏了,用高价能源换低价能源,造成资源不合理配置,这是国家的损失。建了高铁,客运货运的问题都没有解决。

  我是从整个国民经济的需求出发,从老百姓的需要出发,而高铁是为旅游、商务人士服务的,但铁路的定位是国家基础设施、是大众化的交通工具。

  NBD:目前高铁负债率也是个问题,之前有数据称高铁负债率达到60%,这个负债率高不高?

  赵坚:就整个铁路来说,负债率不高,因为它在大规模建设,大规模建设需要投资,负债肯定增加。但问题是,投资后能否创造效益。现在关键的问题是高铁没有现金流。举个典型的例子,郑西高铁500公里,这个距离上高铁最有竞争力,比飞机还要快。这条线路本来应该开160对车,但现在只开了17对。实际上,做铁路与做饭店没有区别,160层的饭店,现在只有17层在用,其他都闲着,饭店肯定会破产。中国高铁也一样,你投资了但没有客流,也就是没有需求,没有需求就没有现金流,这个才是最危险的。

  高铁比房地产还厉害,房子现在造了还有人住。但铁路不行啊,铁路必须得用。现在高铁不仅解决不了中国运输的问题,而且大量的煤用公路运,物流成本高,压坏公路,现在只能发展普通铁路。

  NBD:高铁近年来承受了种种批评,有高铁专家称,现在大量的负面报道、甚至有妖魔化的倾向,给我国高铁技术出口带来负面影响。你如何看待这种说法?

  赵坚:首先,国外对我们进行转让技术时就已经明确我们的高铁只能在国内使用,高铁技术不可能出口;另外,国外根本没有这种需求,国外没有谁建300公里(时速)的高铁。

  NBD:高铁现在被赋予了一种民族象征。你如何看高铁建设提升综合国力、中国必须发展高铁、高铁作为国际名片走出去等说法?

  赵坚:有一种说法,如果不建高铁我们就要落后了。还有一种说法称,世界都在发展高铁。事实上,这是一种误读。如果全世界都发展高铁,我估计整个世界也快支撑不起了。国外不建高铁倒不是他们的财力,而是市场问题。因为没有需求,需要国家大量补贴,在国会就通不过,他们建来干什么?我们的京沪高铁是亏损的,按他们的设计,它每天要开160对车,现在只有几十对,它是在这个基础上的上座率不错。说高铁成为国际品牌,能走出去,这不太可能。高铁发展过热,实际上也是建立在市场和信息误判上的结果。

  来源:每日经济新闻

标签